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搜索
楼主: 希尔德派克

[正史] 阿泽兰24H剧场/宝石剧场(ACT.12 穆雷) [复制链接]

夏维朗司祭

战斗力①⑤⑨的英杰

Rank: 6Rank: 6

难度
支援
路克威尔
所在地
夏维朗
携带金
2889 GP
活跃度
10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404 TP
存在感
528 BP

神学 读唇术 戏剧C 重武器A 豪饮 投掷E 饕餮

发表于 2015-2-23 02:06:22 |显示全部楼层

公园义唱

本帖最后由 蔡司伊康耶拿 于 2015-2-23 10:17 编辑



“那么,蔡司弟兄,这次教会的义唱活动就拜托了!当然,大家也都会一起帮着组织练习的。”

夏维朗教区的主教,也就是蔡司的上司,笑眯眯地说出了这句话。蔡司知道,接下来该忙起来了。

起因是教会里的同工们再谈论年末筹备些什么活动,特别是除了传统的节庆仪式以外,是不是还有什么新的活动可以举行,以此渲染新一年的气氛,并增加大家对女神教会的信仰团结心。后来就谈到,森染地区的教会最近好像办了个义唱活动,就是平时一本正经的教会同工们都纷纷组织起来聚集到一起唱各自拿手的歌,现场会设立有钱款募集点,集来的资金会用于新年里穷人们的补助工作。当然教会其实是不缺钱的,大额的资金自然会有多方贵族资助,以及来自皇家的直接资助。不过这样的义唱活动集资只是目的其一,更重要的应该让人们感受到奉献与施舍的热情,当然教会内同工们的自我放松也应该算是另一项目的。

据说森染那边办得颇为成功,于是今天谈起这事时,夏维朗的主教也说要办。

“不要老是圣歌哦,搞点新的大家没见过的我们唱一唱,以此敬献给女神吧。”主教又镇重其事地这么补充了一句。

要说森染,他那边成功自然是有成功的道理。很明显,他们那边有一位“别人家的主教”。这个暂且不提,别的问题也有大大小小十几来个,而最大的问题在于——首先蔡司他自己不会唱歌。

主教把这项任务委任给蔡司,当然可以理解,因为蔡司负责夏维朗城中几个戏剧团的传教工作,特别是最近一两年里,和T*剧团上上下下几位的关系越发熟悉,蔡司不但化名撰写剧本,本身还客串过几回配角。然而,这和本人会不会唱歌又是两回事了。准确来说,蔡司他不会唱。当然,教会里的圣歌是没有问题。因为圣歌通常都是那些曲调节奏舒缓简洁,听上两三遍就能跟上嘴唱的歌曲。而蔡司的唱歌水准——仅限于此。

方才主教还说要搞点新花样,那就肯定不能圣歌大联唱了吧。

在向专业人士请教了一番之后的半个月的这一天下午,蔡司站在了夏维朗中城区离勇气竞技场不远处的一片公共绿地上。穿着便服。

“啊~啊≈啊↑啊↓啊♂——喔~喔≈喔↑喔↓喔♂♂♂♂”
之所以要在这里作发声练习,其实是被怂恿着说一定要到公共场所练习才能消除怯场的心理。蔡司身上的怯场,当然不是不敢面对众人的那种怯场,毕竟他每隔三五天都要面对许多面孔,甚至会是一些新面孔,所以他并不认生,但一旦要认真开始以不同于圣歌的唱法来唱歌,唱着唱着到尾气了就会冒出“喔♂♂♂♂”这样奇怪的音调。

好难。美声唱法好难。对于蔡司来说,发出声音不是问题,问题在于控制声音。T*剧团里的歌剧的男性顶梁柱迪斯塔根先生也早已向他指出过这点,但像这样求速成的练习,果然是不能与有十几年甚至几十年歌唱训练经历的专业人士可比拟的。换句话说,如果几句指点可以代替数年的训练成果,这样反倒会让蔡司觉得对不起他们。

还是要多练。

那么——
“喔~喔≈喔↑喔↓喔♂♂♂♂”

“喔、喔、喔、喔唷!怎么是你啊蔡司?我想谁在这里发泄不满情绪报复社会呢。”

打不远处走近,又以更为怪异的声调模仿了几声的男人,是蔡司的损友之一,赛洛纳尔,他是夏维朗的警备员。

“我这听起来像是发泄不满情绪吗?”蔡司心想自己穿着便服,不算正式司祭身份外出,所以就别过头瞥了他一眼,并补充道:“我这是在练习唱歌呢。”

“都吓唬到人家小妹妹了,人家哭着跑过来说那里有怪叔叔在喊叫,所以我才跑过来看看的。”蔡司见他伸手随便一指,哪有什么小妹妹?又一脸不正经的样子,就知道他一定又吹牛了。心想着是他执勤时路过此公园听到了歌声所以来看看吧。

“练习,怎么,又要上台了?”

“这次不是剧团的事,是教会。要搞一个义唱活动,你可别说出去哟。”

“不说出去可以,你再说说详细,也好看看我们警备队有什么要配合的。”说着赛洛不知道从哪个口袋里变出两个苹果来,递给蔡司一个。果然又是从小贩那里收缴来的?蔡司边啃了一口,边和他说了个大概的来龙去脉,以及预想的目标效果。

“虽然我也不懂音乐,也是个大外行,但照我看,蔡司你不适合美音唱法。”

“是‘美声唱法’。”蔡司指正了一下。

“对对、美声。就是剧团里的那种是吧?虽然高雅,但不适合啊。蔡司你想:市民们个个都喜欢听歌剧,所以要是以歌剧的方法来唱,大家心里早已有评判标准了,一听也就自然很快能分出高下。既没期待,也没惊喜啊。”

“你这说的也是。”蔡司听了赛洛的话,觉得在理。

“所以我们要换一个办法,弄点别的形式。你看这样?”赛洛说着又从不知道哪个口袋里取出一块很艳丽的方巾,折叠了一两下,贴着自己的脑门前,把前面头发紧紧得包裹起来,又在后脑勺打了个大结,活像个庄稼汉。没等蔡司理解过来他要做什么,又三下五除二地给蔡司头上也扎了一块,口中满意念念有词道:“腔调要有、卖相要有。好!我们的风格就这么定了,太棒了!”

“’我们的风格‘?啊?喂……?”蔡司越听越觉得不对劲。

“Yes!我们的风格!喔♂~喔♂♂~喔喔喔喔♂♂♂♂~”赛洛倒是越吼越来劲了。

一种要被带到沟里去的感觉油然而生。


一个多月后,新年前夕,在夏维朗中城区的这片公园里,由夏维朗教会与警备队联合(?)举办了一场爱心义唱歌会,规模不大,但演出者的曲风特别新颖、多变,吸引来了城中许多市民驻足观看。

顺便一说,蔡司和赛洛义唱的曲目是:《Hey☆蜘蛛金Rock!:献给天上女神与地上夏维朗城的跃动爱意——狂♂野♂男♂儿♂ Ver.》。

这名字一定不是蔡司取的。一定。



(完)



给下一位的题目(更改后):

【人物】异端
【情绪】慈悲

点评

蔡司伊康耶拿  可以考虑找个名义来学习拜访一下!  发表于 2015-2-24 23:03:08
潘豆顿  下次来森染我教你唱歌0w0  发表于 2015-2-24 20:51:09
雪夏  这歌名充分暴露出你内心的狂热了  发表于 2015-2-23 09:13:27
雪夏  出的题目实在细思极恐  发表于 2015-2-23 09:12:44
已有 7 人评分携带金 剧情点 存在感 收起 理由
神秘男子 + 160 + 4 奖励发放
伊斯雷 + 1 难以直视
穆雷 + 1 当时我就震惊了
潘豆顿 + 1 难以直视
夜霾 + 1 效果拔群

总评分: 携带金 + 160  剧情点 + 4  存在感 + 6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赏金猎人/杀手
└「月照寒江」
└「花树堆雪」

战斗力①⑤⑨的英杰

Rank: 6Rank: 6

难度
支援
弗尔斯
所在地
晓光
携带金
156 GP
活跃度
28 AP
技能点
0 SP
剧情点
-15 TP
存在感
460 BP

潜行 空艇驾驶 野外生存 动物驯养 刀S 魔导开发C 弓C

发表于 2015-2-24 20:48:0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穆雷 于 2015-3-7 00:25 编辑

{ 无人知晓 Somebody Knows }
   

| 生变 An Accident |


    帕伦蒂亚·萨德端坐在清晨自王都启程的第一班空艇上。庞大的船身倾斜出很大的弧度,越过朝阳攀附云海,耳中传来细微清脆的鸣声。之后进入标准航路结界就平稳起来。同座的绅士与夫人同盖一肩薄毯,已经睡下了。刚才陌生的女士整理座椅和靠垫时不小心触到她的胳膊,顿时低呀了一声,有些羞怯地抬头望过来,小声跟她道歉;帕伦蒂亚拧紧了眉,转头恶狠狠地瞪向她——凶暴异常,舌尖甚至能尝出好勇斗狠的滋味。剑拔弩张的姿态。直到对方身旁的年轻男子忍不住想要开口说话了,她才忽然回过神似的,微微笑起来:“噢,没关系,”她眨了下眼,“我是个作家,正有了一个美妙的灵感……我太懊恼它怎么才刚刚到来、又马上抛下我溜走。”
    ——她本来知道自己大失常态想要设法弥补,但脸上好像结了一层厚厚的硬壳,那些假笑、活泼和俏皮的表情无论如何也画不上去。
    “对不起。”她只好干巴巴地说道。“我真抱歉。”
    对面的女士仿佛还想再说些什么,又立刻被男伴按住肩膀。柔软的白色织物撑起,展开,然后平顺熨帖地落下。边角上绣着金色的六芒星与橄榄枝十字花纹。

    他们一定牵着手——她垂下眼,盯着布面上微微隆起的峰峦这样想。之后收回目光,坐直了身体。

   

    葬礼过后,帕伦蒂亚·萨德与穆雷·伯莱塔在天梯下分手,独自回到夏维朗。
    并非她的挚友过分不近人情。只是当时年轻的赏金猎人心中唯死一念,恨不能早早手刃元凶,也好早早去陪她的朋友。她拦不住也不敢拦,眼睁睁看他漏夜赶往森染。
   此后的行事穆雷并没有同她交代,只说一场误会,复仇还待徐徐图之;交十月又从尼恩格兰来了封信,说过些天将回一趟王都,届时可以见面。

    结果左等不来,右等不来。
    ——随后传出N3空港封锁,异端组织袭击、伤亡惨重的消息。

    她被巨大的恐惧攫获,难以面对那讯息中的一线生机,在教堂里祈祷了一整个白天。入夜后才被司祭们劝回去。暮鸦的鸣声与晚钟低低相和,夜风把圣堂里乳香的味道吹散,泛起萧疏的凉意,离开时她望着远去的祭坛一步三回头,几乎要流下泪来:穆雷、总是一定不可能承蒙女神的宠诏……?
    抑或女神已经为他的狂妄降下最后的惩罚。

    之后交通恢复,她把早已写好的信交给佣人寄出,再次踏上前往N3的飞艇。
    这时尼恩格兰动乱已经过去了五天。


| 秋夜 Fall Night |

    终于,空艇穿过厚重的雨云和流风,俯身向新空港降落,很快就完全停稳。乘客们纷纷起立,尽量保持仪态地活动身体,或是弯腰收捡随身携带的箱笼。邻座的女士拾起滑到腿上的白色薄毯子,仔细铺开叠好,捏着花边把它卷起来,再用束口袋扎牢,放进行囊交到男士的手中。
    帕伦蒂亚靠在椅背上,茫茫地不知所措。
    最好和最坏的结果都是他还活着——她想,有些心烦意乱,埋头用双手捂住脸,一动不动。

    那位年轻女士原本已经牵着男伴的手站在过道里排队等候下飞艇,眼看人群松动、快往前走了,不禁还是扭头问她。
    “你还好吗?”神情不乏关切。

    “不要紧,谢谢。”帕伦蒂亚放下手,虚弱地冲她笑了笑,“只是有点头晕。”
   
    后面的旅客不无克制地咳嗽数声,她也被拽着向前走,匆忙提高音量说道:“女神护佑你——”
   
    女神护佑
    帕伦蒂亚在心里重复,从对方的语气中咀嚼出一点朝圣者常有的素昧平生的善意。
   
   
    味同嚼蜡地吃过很迟的午饭,再去教堂看了名册。反复确认既没有更多的无名尸体、也不存在拼错死者姓名的可能,她终于放心地倒下了——于是这些天提心吊胆寝食难安攒下的症候登时爆发出来,帕伦蒂亚整个人瘫在椅子上,鼻端气若游丝,只是人还清醒。好在负责接待此种问询的司祭也已经应对得很娴熟,沉着地喊来人扶她去偏厅休息,又问在本城有无亲属、教会可以代捎口信。
    她报上了穆雷常住的旅馆。
   
    年轻的赏金猎人很快出现在教堂里。
    “最近是怎么啦,女神常把救美的戏份给我……”他一道风似的大步进来,形状优美的嘴角微微上扬,显然心情不错,开口就是些不着四六的胡话;见帕伦蒂亚委屈得险险要哭,又半跪下去,捧起她的手贴在自己的脸颊上,轻声道:
    “是我错啦,帕伦塔。”
    “我就该插翅飞去王都找你、好让你知道我总是平安无事的。”
    气息柔软灼热而潮湿地拂在她手心。
   
    “呸。”帕伦蒂亚勉力啐了一声,随即忍不住笑起来,指尖攀上他英俊的眉目,“嗯,我也派人捎了信,恐怕还在路上。”
   
    他没说话。好像觉得痒,就不停地眨着眼睛;睫毛撩过指腹的手感挺有趣,她有些恋恋,也不知道这一丁点奇怪的癖好自什么时候起就被对方发现了——
    或者,他一直都很明白。


    很明白的穆雷扶她坐起身体,喂了点水,顺手把怀里原本要寄出的信塞给她,然后也靠在墙边,支着下颌再不动弹。

    这大约是正要出门时被拦下了。帕伦蒂亚低头翻开信纸。
    和以往一样简略的交代。在N3平安无事、临时变了行程过后另约、以及拜托帮忙把之前订购的蟹酱送到森染的别苑。字迹和他现在的身份相比显得过于华丽,潦草则依旧,在每个字的末尾稍微上挑。

    她想起小时候常玩的游戏,女孩子们七嘴八舌众说纷纭,最后定下结论、声称那样的笔触正是内心冷淡尖刻的表现。

    “有什么好笑的事?”他问,听她说完也笑起来,食指在唇上一下一下地点着,一派回忆的神色,“我是不知道你们这样玩,”他笑笑,“不过‘字如其人’还是听过的。”——父亲、导师,连同你们都这样夸他。
    “他那时候——”穆雷停了停,轻描淡写地继续道,“他说‘小穆脸长得英俊逼人,那字简直人面兽心’;我刚好过来喊你们去看鲤鱼,也就听到了。”
   
    帕伦蒂亚心中一紧,但偷眼看他时还是平静的。
    平静,带一些缱绻的怀念,不过并没之前见的激越戾气。
   
    “我没事。”穆雷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轻轻捏了捏她的手背,说道。
    “我已经好了。”

    “啊?”

    他不再解释,只让她小睡一会儿,自己也闭上眼。
   
   
    转眼临近晚祷的时候,帕伦蒂亚说要过去中厅,穆雷就扶她去了;自己不露声色地逆着人流退出教堂,在中央公园找个长椅坐下,漫不经心地远远眺望费茵湖粼粼如镜的秋水,翻手不知从身上哪里摸出柄二指宽的袖刀,无意识无目的地玩着。   
    新月随尚未褪去火色的烧云升起,将湖面染成红蓝两片;灰蓝与鹅黄的夕空湮在水中。岸边广场上的石灯被参差点燃,照亮一坪天地——那天光云影缠着寒露凝滞在身旁。
    他好像记起了积年的往事,像是难过,又像梦魇。
    大概因为自幼学刀,他指尖动作异常灵巧,一团雪亮刀光在掌中旋转翻跃,倏忽又被他捏住。穆雷低头细细打量:手指修长优美,关节匀称,昏黄的灯光映衬下皮肤简直带着白腻的柔晕。

    他想起雷朔握弓的样子,觉得也十分好看。

    这时帕伦蒂亚提着裙子走过来,远远喊起他的名字。穆雷便收了刀,问饿不饿,说陪她四处走走。上次来还是丰收节的时候,全城的纸船缀连成灯海,长明不灭,至夜和月色同亮。他明天午后就要赶去时茵,早晨还有许多琐事,就带她沿湖走一圈,路过零嘴三轮车时停下来买了热饮,让她捧在手里暖着。
   
    他们本来也都算得上门当户对的青梅竹马,只不过如今物是人非事事休,家世最为清贵优越的那个灰飞烟灭,另一个纵情四海浪迹天涯,单单剩下她一个女孩子勉强称得上顶立门楣——夜风疏落,两人都有些感慨。
    又说到往后的日子何去何从,不等帕伦蒂亚开口问他什么,穆雷先笑起来,伸手朝她讨婚宴的喜帖,说不给就要去“闹”她的“洞房”,没皮没脸的模样。
   
    “什么呀……,‘八字还没一撇’的事儿。”她摆了摆手,又嘲他,“父亲可是真心看重你,说我既然要招赘,那你爱去当赏金猎人还照样可以去的,左右不差那一些钱,又,哈,又是知根知底的,不怕你待我不好……”她竭力模仿着萨德阁下那关切又傲慢的腔调,自己先笑得前仰后合,后来才慢慢止住,一瞬不瞬地看他。
    脚步也随之停下。
   
    穆雷一下狼狈至极,又哭笑不得,实在没有料到那位老先生竟然有这般打算,他单以为那些慈爱的礼遇是源出于上一辈的交情罢了,只好作势告饶:“别呀……帕伦塔,别这样。你明白的……你们一族那样的虔信家风,我是不行的。”
   
    “何况还要告解就更不行了?”她目光湛湛地望向他。
   
    “——哪怕一周让我参加一次主日祭礼也不行呀。”
    穆雷轻声笑着,并无回避地迎上她的视线;麒麟灰色的瞳孔剔透极了,如同清冽的酒,或是酒底静静沉下去的雪刃。
   
   
| 前尘 Those in the Past |
  
    帕伦蒂亚·萨德始终记得十二岁那年夏天,她参加过一次隆重的圣典。

    夏天的暮色久久低徊,信徒们聚在圣域的礼堂里,读经员唱毕戒律后响起袅袅婷婷的圣歌。天空的另一头缓缓凝滞卷动的晚霞稍稍淡去,每个神职者与信众的脸庞都被向晚夕日照亮,绚丽而温柔,令人不敢相信那只是太阳的一抹余晖。

    她穿着玫瑰红色的裙子,帽檐上镶了一朵黑色绸花,是小女孩儿喜欢的那种略显得成熟稳重的打扮。她站在父母身后,悄悄去拉穆雷的手。一下,两下,挣开了。然后又挣开了。就在她不死心地想趁着祈福集祷、所有人都目视祭坛的机会去捉他的肩膀,夜风吹拂将一缕发梢送至她的手心,未及收紧,又被穆雷扭头的动作干脆利落地带走。
   
    他的眼睛很亮,哪怕隔着叠叠面纱看过去依然有动人心魄的锋芒,令她感到一些畏怖。

    这时候圣歌止歇,下来该到祝福仪式了——帕伦蒂亚匆匆收回手站好,向回头望这边的父母端然点头示意,跟着他们到祭坛左侧排队。
    突然地穆雷大步上前、插进她和母亲之间。

    她忍不住“咦”了一声。
   
    常日里穆雷从不出席一切的礼拜,这回却肯跟她们一家到圣域参加女神祭圣典,现在居然还主动请求祝福……她不是不疑惑的。
   
    好在她还记着控制惊讶的音量、这下并没引起什么注意。他们渐渐随人群向前渐渐接近祭坛,本来隔得很远的白衣主教、红衣主教与神使之类的高阶圣职者们也渐渐能看清面容了。
    接受祝福的信徒要面对主祭单膝跪地,十指交叉放在胸前,闭眼低头。她并没把握穆雷能在队列里这短暂的观摩中学个大概。但是轮到他时,他似乎在白衣主教面前站立得有些太久了——久得帕伦蒂亚好像看到法祭们锋利的刀尖,在圣歌沉默的间歇里让她心惊肉跳。

    快跪下来呀!
    她在心中呐喊着。
   
    就在她不顾一切要去扯穆雷的胳膊的时候——白衣主教就要收回沾了圣水的食指的时候——法祭们要上前带走扰乱祭典的异端的时候,男孩子终于一撩衣摆,单膝跪地,收回了不知望向何处的目光,低头向主祭与女神深深致意。
    年老的白衣主教轻点他的额头,轻声低述“愿女神保佑你”,也许觉得这孩子是太紧张了,还慈爱地揉揉他的脑袋。
   
    穆雷随后也走下祭坛。
   
   
    “你刚才在干什么?”退出圣堂的路上,帕伦蒂亚迫不及待地开口诘问,“这真吓人。”
    “你到底为什么要跟过来参加圣典,既然你并不……”
   
    她见到穆雷转身回望,随之也把视线投诸其上;远处司祭和辅祭们已经在拆祭坛边上的第二条隔离带了。

    “!”她悚然一惊,想起刚才那个位置上可能站着的某个人——
    “你…我……他……,小穆你、你醒醒……你疯啦!”

    穆雷浅浅微笑,伸手为她理好面纱。那错动的眉目,在晃动的烛火灯影中,静静浮起一层狠色。

    “对。”
    “你现在明白了。”他的话音里还有天真的声气。

    ——所求不善,何必祷神。


| 决心 Determination |
   
    “你聪明的,帕伦塔。”穆雷望着月夜下的湖光,“我们也都爱你。”
    “盼望你嫁一个好人家,嗯……孩子,好吧,要一个孩子。如果你想。”
   
    “你不想……呃,吗?我是说,孩子怎么了呢。”
   
    穆雷斟酌着措辞,“我是不会有孩子的。”
    见她没有明白,年轻的赏金猎人牵起她的手,继续沿湖慢行。
    “倒不是你以为的那个缘故。”他笑了笑,有些难以言喻的温柔,“我只是觉得,出生就要皈依女神、否则即为异端,我已很不情愿。”
    “更不愿意代替我的孩子放弃选择信仰的自由。”
   
    “……”
    年轻的女士叹了一声,“你——你一定会被烧死的。”

    “来好了。”穆雷含笑打断她,“我不怕。”


~ end of Somebody Knows ~


   
    ◇关联情报◇
   
SA412.8.26 青空葬仪
    SA412.8.26 漫长的告别
    SA412.10.5 哭泣之夜

    ◇参考资料◇
    【星之教会礼仪事典大全】之 神圣节祭典


    于是……肝完了也不知道还能说点啥(你)。匆匆草就,始终还是要修改,而且有些设定和剧情细节记忆不太准确、待再核实。
    那就还是老样子、有人愿意做阅读理解的话再谈它吧=-=

    希望别被烧死……嘤(


    本文发生在SA412.10.10




点评

穆雷  十分荣幸能作为24H的收尾……!呜呜呜总之幸不辱命!  发表于 2015-2-24 22:30:40
已有 6 人评分携带金 剧情点 存在感 收起 理由
神秘男子 + 400 + 10 奖励发放
亞納 + 1 效果拔群
伊斯雷 + 1 当时我就震惊了
敏特·艾格斯 + 1 .
夜霾 + 1 效果拔群

总评分: 携带金 + 400  剧情点 + 10  存在感 + 5   查看全部评分

/ 店铺 / 『拯救大陆单身强迫症』
承接各类浪漫邂逅、野外杀人、图文推广、排版校对、代写情书。价格厚道,老板人好。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